留言反馈
     留言中心
 留言中心>> 留言专区  
主 题:   [管理员公告] 从蝴蝶童年到玄妙的彼岸
反馈内容:
从蝴蝶童年到玄妙的彼岸
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冯船江其人其诗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·秀子
    看到诗集《蝴蝶童年》这名字,我就想起伟大诗人里尔克曾为了诗歌写作,他孑然一身来到杜英诺,把自己封闭在靠近海岸的一座“古堡”里,除了对自己内心说话之外,绝不开口:“我现在是个蛹,我的房间里飘着蜘蛛网。我为了卷起自己,日夜不停地纺纱,在变成蝴蝶之前,请等待破蛹而出,千万请你等待!”那么,翻开这本装祯精美、散发大气的诗集,不仅让我们看到了青年诗人冯船江的真诚、谦和,猜测到他藏头诗中的玄机,呈现了跋涉、奋斗的足迹,而且,让我感觉到他蕴藏的潜力,发现他正在发展的向度和远景。
    从诗中我们可以看到冯船江是真诚的。他以“我情愿握在英雄手中/烛火和木柴朦胧入睡/英雄自愿让我歇在心头/英雄安忍在厚重的大地/我在大地雕刻真诚”反映了轻浮如鱼的世界把“浮冰载着对阳光的怯意/被无情地翻译成水和空气”,同时又袒露真诚:黄金的铠甲散落人间处处渴望英雄救赎的手。在与朋友的相处中,他既侠气仗义,“不会愧对血液和骨骼里高贵的金属”,不吝惜对朋友伸出友谊之手,同时也不避讳需要朋友的帮助甚至救赎之手。他还在《写给年轻的长辈》里对长辈真诚相劝:“不要害怕自己的花期/会像流水般逝去/绿树成荫的河床/不会出现龟裂的痕迹/不要害怕自己的雨季/会落下忧伤的冰雨/所有的欢乐/都来自你的心里”。
    从诗集中可以读出冯船江为人是谦和的。他自诩张飞,自称是矛盾的集合体,追求国士之风,行为却随意鲁莽。这反映了过谦的一面,实际上他能诗能唱,能诵能舞,激情四射、才华横溢。说他谦和是因为他不仅谦虚,而且和善,他诗歌、佛学兼修,易学、中医均有研究,并深得其精髓,不仅是善根所化的自然相成,而且是慈善亲为的佛心的唱和。他的《燕邻》打动了很多人:“我终于有了自诩善良的铁证/春天和燕子与我为邻/一枚祈福避祸的族徽/灯笼一样挂在我的家门/我童年的竹凳/静悄悄地坐在燕巢里/无须仰望或期待夜晚/姥姥放飞的星光/定与燕子一脉相承”我是含着泪把这首诗读完的。
    从诗集中可以感觉到冯船江是向着远方的跋涉者。只有经历过奋斗的艰难,才能对里尔克的:“没有任何胜利可言,挺住就意味着一切,”有着深刻的体验。凭冯船江自身的禀赋、才华,放在任何位置都会出类拔萃,而他偏偏落在一个改革的大潮中,这也许是上苍给他的磨练吧!他之所以能够“挺住”,是因为他坚信有一个不可磨灭、不会消损的诗化存在。他既能借助“罐头鱼”的意象来抒发自己的伤痛:“ 鱼折起漂泊的理想/鱼在雪花中升空/鱼在赤裸中净化……尖叫无声/伤口瞬间愈合/自己肠胃只有自己的血水……”,他又能抛开诗歌的技巧,用不断的努力来和解内心的矛盾,在《我》中直抒胸臆:“知耻后勇自强不息/把你放在我的肩膀上/成也是我/败也使我”。他还能用坚持奋斗来弥合内心炼狱:“我不怕曲折/因为我就是那条/从雪山上走来/要去大海赴约的河流/我不怕刺痛/因为我就是那曲/在玫瑰花丛激情荡漾的乐章/我不怕焚烧/因为我就是那件/在烈火中永生的/美仑美奂的瓷瓶”。即使是个天才,他那优异的秉赋也是借助奋斗的脚步才得以充分发挥的。
   《蝴蝶童年》被赋予的形象是美丽而有精神依据的。这个精神依据——蝴蝶,让我联想到有很多纯粹的诗人一方面为了诗歌追求而远离女性,另一方面又渴望把自己交给比语言更具体的女性与大地。我想他的《雨后》就是与这些纯粹的诗人是合拍的:“一种与生俱来的勇敢/让我们越走越近/一种无处不在的恐惧/让我们越离越远……手指划过瀑布之后/我闻到了花的芬芳/以及一种近似古典的跳动/你被声音牵引的迷茫/占领整个世界/一种超凡脱俗的美丽/在雨后生成”。终于可以“任忧伤的河流翻滚苦涩……把所有的慢镜头和回放删掉”的释怀,即是“远离与亲近”的压抑在化蝶的快乐中释放出来,升华为高尚的追求,向往玄妙的彼岸,天堂或宁静的家园,完成一个人的地老天荒。
    从诗集中我们可以看到诗人冯船江是有潜力的。他所受到的磨练是他人生的财富吧?正像他在后记里写得那样:“诗是我生命殿堂上的青瓦。诗承载了我生命中所有的美丽。我无法拒绝诗给我的抚慰和震撼,也无法拒绝自己写出这些感觉的勇气。”他爱好佛学,说明有善根,学过中文和管理,诗集中既有现代抒情的先锋态度,又有展示中国古风的传统功夫。他的《蝴蝶童年》后记——著诗山房往事之三国版,又演绎出古代与现代交错的故事,处处藏玄机、藏机敏,举重若轻,以致从嬉笑、轻嘲中“浅出”深奥,以展博学、展大气。集诗、佛、易的精髓,古今辗转,别开生面。又让读者欣然惘然,揣猜不尽。
    因对诗的追求与热爱使冯船江长出好的品相。这里的品指品性,诗让他萌发了认识万物的理想,诗让他获得了自身品性的修养。难得他在经历了许多苦难跋涉之后还能放下红尘利欲,守候住母亲为之塑造的不被世俗污染的心灵的清澈。更为难能可贵的是,在经历了商海搏击后,还能手捧诗歌,向生活致谢,向生命感恩。这就需要达到具有平常心的高境界,心到无求品自高也是这个道理。所谓相指相貌、气质,因他心中有诗,灵魂才不畏惧风吹雨打,也因他对诗的热爱,才会保持如此天真烂漫的心灵,也因心中有诗才首先成为精神贵族,腹有诗书气自华也是这个道理。品相有天生的一面,也有后天修养逐渐演变的一面。
    从他的《蝴蝶童年》我看到他正在发展的向度和远景。从毛毛虫到化蝶的过程,也是对未知的承担中,在对问题本身的忍耐中成长的过程。是个从浮躁走向成熟、从成长到发展的过程,是个化境的过程,是从蝴蝶童年到玄妙的彼岸的过程。从开始的渴求与奋斗:“我是荒芜/我是风/我是土/我是火/我是树……有时我是灾难是诅咒是惩罚的皮鞭/我是沙尘聚集的泥土/我是我自己向上攀爬的基础”,到后来他采取传统的写法,近距离接近大海和云朵,气定神闲、娓娓道来:“你在风中舞蹈/你要飞舞到水的故乡/带去露珠的思念/水的故乡/是一个叫大海的地方”可以看到他正在,从追求到无求,从执著到自然的过程。
    愿他“随蝶飞舞问候花朵,随童心跳动访问和平”,也祝愿他带着露珠的思念与童年的纯真,翩跹于大海,超越艰难与利欲,抵达玄妙的彼岸。
留言者: 留言时间: 2008-2-15 回复时间:
管理员回复:
主 题:   怎样一个内心的呐喊?
反馈内容:
同事今天拿回来一本<蝴蝶童年>我翻看了一下作者简介,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很幽雅绅士的男人,让我更想知道他的诗是怎样的,看到了那页<我>觉得我很喜欢.更象是我的思想,或许这就是共鸣吧
留言者: 刘老师 留言时间: 2007-12-21 回复时间:
管理员回复:
主 题:   [管理员公告] 化蝶的快乐
反馈内容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化蝶的快乐  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李方元
    窗外正下着2007年元月的雪。洁白的洋洋洒洒的大雪,那是大自然灵性的舞蹈,于天地间荡曳起的白色裙裳,迷离恣肆,犹如诗歌。
    以窗外的雪带给我的心境,我在为一个年轻人的诗集写一篇序言。实在讲,对于这篇序言的写作,我是诚心诚意地推托过的。为什么呢?我觉得,给一个人的作品写序,必须对其作品有尽可能多些的了解,那样才有话可说,才能作中的之语,否则,不仅无益于年轻作者的成长,于神圣的诗歌本身,怕也是不够严肃的吧?虽然今天,诗已经从昔日的圣坛上走了下来,成为了更多人精神生活的佐餐之物。
    由于作者对诗的执著,及几位朋友的一再推介,或者也有窗外净洁飘雪的天地所带给我的心境,我再次翻开这本作者自序为《明天的蝴蝶和永远的童年》的诗集。我挺欣赏这篇自序的题目及文字,这是一个挺有意味、有想法,也挺有灵性的题目,文字本身的内容也不失纯真。我不仅暗忖:生命年轻真好,就犹如初泉,它的流向将有更多的选择。冯船江选择了: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今夜无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激情急促地喷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星星原来就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朵朵磨擦出的火花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原始质朴的举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专注而虔诚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快乐地创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清醒的早晨”
    这是诗集中一首题为《无眠之夜》的诗的结尾,我们读着,感觉这是一颗智性的心灵的歌唱,朴素,但不乏畅想的诗情。
    冯船江是很有想象力的,他创造的诗境也很开阔,诗的取材也很广泛。他写“夸父的脚印相叠/大地高高站起/追不回落日/就远远地望着……”《罐头鱼》;他写“深挖厚重鲜活的历史/鲜读古老神秘东方”的《王与后》,以及“如果我怕你被风吹雨打/你是否也怕我不经意破碎”的《一件图案精美的瓷瓶》,从《饮者》到那“异国情调的碟子”里“绿、白、红”的《辣白菜》,这一切都能点燃他的诗思。这是一个喜欢读一些历史,并且从中发微出感想,而又愿意将之付诸于诗的年轻人。
    他同时也与所有执情于诗的年轻人一样,内心经历着隐秘的脉动: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在流动的风里歌唱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声音被树林阻挡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河流转弯的地方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有我被遗忘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几千年的悲凉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已记不起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与你遭遇之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天空的颜色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怀揣着慵懒的心情上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再不把谁放在心上”
   
      这首《下一次忧伤》写得很低婉,其中的词句所营造成的意像犹如病叶,旋在清秋的风里,伤怀但隐含着热情,特别是“怀揣着慵懒的心情上路/再不把谁放在心上”这两句,写得意绪悠长,是很耐读的。
    而这首《释怀》,可以称做前面提到的《下一次忧伤》的子妹篇,在“终于从你的美丽中苏醒”之后,“天空恢复了湛蓝湛蓝的颜色”,于是那《释怀》者感到“没有云彩的日子真好”他“又可以唱没牵没挂的情歌,又可以喝或浓或淡的啤酒……”而结尾“以最单纯的微笑向邻家女孩致意/然后随一声尖锐的口哨/让街角在女孩回头时/把所有的慢镜头和回放删掉”这四句,又写得很顽皮,也很洒脱,确实像一个电影青春俏皮的结尾镜头,这是又一代人的诗歌,是年轻人的诗歌。
    《跋涉的塑像》这首,副标题是“献给《我的长征》之崔永元。这是一首很庄重的题材的诗,作者写得很活泼,但不失严肃,诗句也很提炼: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在老山界黑压压的密林中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依然无法分辨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哪里是红军的火把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哪里是天上星星”
   
     这诗中的意境是很美的,给读者很悠远的想象。
    从诗集中的诗可以看出,冯船江是很积极上进也富于想象力,并比较善于营造诗意的情境,应该说,于诗歌写作,他还是颇具潜力的。
    诗的选材如再严格些,有些诗也可以做更进一步的提炼,冯船江《蝴蝶童年》将伴他在未来的《时光》里拉响化蝶后的《月亮提琴》。
是以为序。
 
 
 
 
 
(李方元现任哈尔滨作家协会副主席)
2007年元月30日
留言者: 留言时间: 2007-6-5 回复时间:
管理员回复:
主 题:   [管理员公告] 在蝴蝶翅膀上翩翩起舞的纯真
反馈内容:

 

 

在蝴蝶翅膀上翩翩起舞的纯真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船江其人其诗
 
袁  野
   
    走进《蝴蝶童年》,我仿佛又经历了一次时光倒流的感觉,又看见了那个嘴里叼着一根草棍,屏住呼息,目不转睛地和一只落在草尖上的蜻蜓相互凝视的孩子,那双清澈得蓝天一样纯净的大眼睛。
    诗如其人用在船江身上,应该是再贴切不过了。已过而立之年的船江依然像个大孩子一样“心灵如童年般宁静光明”,在生活的草丛花间,寻觅让他感到惊喜的一个个美好瞬间。这也是他把自己那颗纯真的童心拴在蝴蝶的翅膀上“随蝶飞舞问候花朵”,“随童心跳动访问和平”,将诗集定名为《蝴蝶童年》的初衷吧。
    童年应该是美丽、美好、纯真、善良的代名词,他清澈的心灵不曾被“世俗诟染”,对世界充满了爱意。在与燕子为邻时,他发出“我终于有了自诩善良的铁证/春天和燕子与我为邻/一枚祈福避祸的族徽/灯笼一样挂在我的家门/我童年的竹凳/静悄悄地坐在燕巢里……”。这是一幅多么美丽的画面啊,他让我们仿佛看到了那个坐在小竹凳上,双手托着腮邦,眼巴巴望着自家屋檐下的燕巢,守候着美丽童年的孩子。然而孩子是会长大的,虽然童心犹在,也会有成长的烦恼,他感叹“玉树临风在那一夜溃散、木质的娃娃/走不回森林的老家”。
    长大的船江,自然而然地要萌生对青春和爱情的憧憬,何况船江在众多诗友当中还是个帅得都帅呆了的大帅哥呢。《蝴蝶童年》很多诗篇都留下了浪漫的痕迹,虽然这些篇章多有艺术上的加工和渲染。在《雨后》,他委婉地夸赞爱情的美好:“手指划过瀑布之后/我闻到了花的芬芳/以及一种近似鼓点的跳动/你被声音牵引的迷茫/占领整个世界/一种超凡脱俗的美丽/在雨后生成”。同时他也对无法收获永远的美丽,宣誓了笑看花在枝头芬芳的爱情哲学:“电闪雷鸣之后/天空归于宁静/也许成长只是一种过程/收获也有无奈/比如爱情”。如在《海上升明月》,他塑造了一个跨越时空的爱情故事,对“青春的年轮旋转深刻在地幔的手掌/神秘的岛屿端坐着吐火的新娘”的童话般爱情场面,洞明练达地感叹:“在泪水汇入大海之前/我终于明白/只有月亮的眼睛/才能打破大海的沉默。”船江能以当空的明月和浩瀚的大海衬托并做为爱的见证,这是多么充满灵性的比喻,他是在用怎样的激情,来扩张爱的疆土,来描写人世间的美丽感情。
    他还在《我在海边与你交谈》充分表达了对友情的珍视:“虽然北方依然疯狂着节日的冰雪/尽管融化的泥土会阻塞洄游的鱼群/可如此近距离地接近大海和云朵/我们当然不会愧对血液和骨骼里高贵的金属”。这既是对兄弟友情的肝胆相照,也看到船江对自己事业的执著追求。船江对爱情、友情感性和理性的双重认识,让我们触摸到他“阳光下坦荡的情怀”。
    做为同在一个城市的诗友,我为船江这本诗集的涉猎之广,收获之
丰感到瞠目,很多诗的思想深度让我都感到望尘莫及。如在自白体的《我》中,他对自己深刻的剖析,体现了“现代诗歌对人类生命的终及关怀”。他在诗中叩问“我不知来自何方将去哪里”、“我毁灭过历史吗?/我创造过文明吗?”,“徜徉在世界创立之前”。然后他用大量的“我是”、“我要”对自己进行了注释:“有时我是灾难是诅咒是惩罚的皮鞭/更多的时候我是松软的黄金海岸”、“我要释放积攒的能量和忿怒/我要爆发勃起祖辈不屈的精魂”、“我要燃烧我要辐射/我点燃太阳/豪饮光芒的盛宴/我的生命和太阳一样久长”。这样的叩问和回答正如赵思运先生所言:“现代诗歌以沉思的为基本状态,以边缘本位为先锋品格……一方面是个人话语,呈示个体生命的独特情感史;另一方面,又是人类共同的话语,为人类提供一些原型,从而指向人类的深层识”。船江的诗歌纯真轻灵,没有对浮躁世风的谄媚,谁又能否认童真的思想就不是史诗般作品的创作源泉呢?
    在这本诗集中除现代诗外,还收进了21首妙趣横生的古体藏头诗,这种集“传统”与“先锋”于一身的能力,在众多诗友中也是不多见的。但我更看重的是还是船江纯情的一面,唯美的一面,也期待着他继续以“太阳和月亮扮成两颗硕大的泪水/升起落下/演出幸福和悲伤”这样的诗句来撞击我们略显疲惫的心灵,引领我们找回失落的精神家园。
     
 
 
 
(袁野现任哈尔滨民艺家协会副主席)
 2007年4月26日
留言者: 留言时间: 2007-5-29 回复时间:
管理员回复:
全部共4条留言          第1/1  上一页  下一页 转到:

版权所有: 2007-2008 蝴蝶童年 严禁复制或做本站的镜像站 技术支持:时时商务网
ICP:吉ICP备06006539号